條件搜尋 標題:
日期: ~
類別:   
作者:郭祐孟
孔雀之心:辟毒的慈悲明王4
發佈日期: 2017/4/18 上午 09:23:49

郭祐孟 (覺風佛教藝術研究中心專欄作家)

15

圖15 孔雀明王 北宋 京都仁和寺藏

日本從平安時代的空海大師強調《孔雀明王經》的護國性以來,就成為東密特別重視的法門,尤以「廣澤流」行者的崇敬更過甚。連九世紀的修驗道創始人役小角,也曾經因為修習孔雀咒法而得到靈驗。進入十一世紀,孔雀明王法更以祈禱消除天災、除病延命、安產等功效而普傳盛行。日本現存最古的孔雀明王像,是東京國立博物館收藏的平安後期畫像。此外,智積院、松尾寺、金剛峰寺、法隆寺、仁和寺等,也都收藏著這種圖像。在日本的東密和台密兩大系統中,孔雀明王都沒有被列入五大明王之內。但是,以孔雀明王為本尊的修法,卻是東密四大法之一,可見其受重視的程度。

這就讓筆者想起京都仁和寺收藏的另一幅北宋時期孔雀明王絹畫(圖十五),可做一對比。此孔雀王從虛空中湧出,站立於祥雲之中,頂戴高寶冠,內飾十字金剛杵;頭有三面,正面慈悲柔和相,左、右兩側面則為忿怒明王相,怒顏犬牙,分別以「阿」、「吽」口形表之;著紅天衣,披帛腰裙,瓔絡嚴身;胸前二手合掌,右第一手上舉執戟,第二手持箭,左第一手上舉以食指直撐光燄金剛杵,第二手持弓;孔雀抖擻有神韻,雙翅外展,尾羽成團,彷彿讓主尊安住於月輪之中。整體來說,仁和本成功地營造出神聖莊嚴的氣氛,尤以石綠、大紅與淨白的三色對比,使孔雀明王栩栩如生而躍然於絹上。從繪畫的角度來看,仁和本投射出宋代畫師在花鳥畫方面的卓越成就。特別一提的是,它與前述的四川大足孔雀明王窟一樣,並未遵守唐密畫像法關於持物的種種規定,這與晚唐武宗滅佛之舉對密宗文化的打擊有一定的關係,卻也讓人聯想起它與變化觀音和其他晚期佛母造像之間的圖像交流,真是有趣的事!

歷代的佛教徒雖然對於孔雀明王像不斷地造作,但是遺留下來的數量並不算太多,這或與密法的非普遍性,以及卷軸畫容易破毀的原因有關。當今的台灣以之前見如法師為首而倡導孔雀明王經法的風氣已經蔚然成風,這幾年來已經有不少寺院或佛教團體陸續倡印孔雀經法,並將之列入道場的共修項目,這與人們期待地球環境免於日趨頹危、與世道人心鬥爭堅固的發展不無關係!藉著見如法師重興唐密孔雀經法的因緣,將明王法門慈悲的本性給全盤烘托出來,高揚孔雀明王的文化價值,實在也是應時契機的美好境界。

經王《妙法蓮華經》所說的:「或以膠漆布,嚴飾作佛像,如是諸人等,皆已成佛道。彩畫作佛像,百福莊嚴相,自作若使人,皆已成佛道。」最後,就以龢文學舍兒童畫苑提供,由小朋友Lily所繪製的孔雀明王圖(圖十六)作為本文的結束,這是2005年兒童佛畫課程的重要成果之一,願以其虔誠畫佛的清淨能量,與讀者們分享。

16

圖16 Lily繪製孔雀明王像 2005年 龢文學舍兒童畫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