條件搜尋 心得主題:
日期: ~
類別:   
佛學課程
覺風書院「聽說書與說聽書」課程
日        期: 2017/8/9 下午 03:06:25
分享人: 劉哲雄

      感謝新竹覺風書院的成立,讓哲雄得以藉由持續詳實地說一本書,和大家一起共學共成長。就在時間之眼虎視眈眈的不斷逼視下,16週一晃眼已經到來;憶想課程的點點滴滴,心中所湧現的除了感恩之外,更想藉此短文與大家分享,那在「聽說書與說聽書」的互動所學習到《生命之囚》一書中的心得。

 

泰國佛教的改革者 佛使比丘,以 佛陀的使者自許,自肩負的使命和責任,總是令他藉由析解生活中習以為常的名相、認知,苦口婆心地經由身體力行與宣講做出種種提醒,企盼人人都能因此而脫離囚牢的束縛!因為,魔鬼藏在細節裡!

 

    《生命之囚》一書,為在「解脫自在園」針對禪修者的開示,那細緻的解析,於互動的閱讀後,就如晨鐘般適足以震醒課堂上的每一個人!例如,有時候,在我們遇到事件的衝擊時,往往會用「那是本能的反應」自圓其說;佛使比丘提醒:「我們經常受本能的擺布行事」卻不自知。此外,對於「生命、六根、迷信、道場、師父、神聖、善、見解,甚至是至高無上的清淨」,也都清楚地告知:若產生執著,我們都會自陷於囚牢之中!但若能夠不生執著,則我們都會從囚牢中解脫並獲得自由。

 

在不同的課堂上,曾經和學員們討論「執著」與「堅持」的差異性,共同的認知是就在一個「迷」字。「迷」,就字典上的解釋:有「醉心於某事、分辨不清、心中昏亂、盲目地」等義;若將其串合造句,「迷」或許會是以下模樣:「當我們醉心於某事時,將導致分辨不清適可而止的關鍵點;逾越後,遂令自己處於心中昏亂、不能自己的境遇,最後終究陷於盲目地隨人、隨事、隨物而動,卻不自知又緊握不放的情況」。

 

在書中,佛使比丘特別就「執著」之辭做出詳實的說明:「『執著』,巴利文 upādāna,是一種以貪愛心為起始,接著產生『依戀附著』、『黏著的』,最後變得『緊握不放』三者的融合過程。」同時也提醒我們:「『執著』是心靈的、精神的囚牢。」而我們無法以肉眼得見!但是 怹進一步清楚明白的提出解脫的作法:「我們學習佛法,修習止觀就是為了摧毀『執著』。…因為 佛陀教法的核心,就是斷除『執著』。」當下,有學員說:「我領悟了!」哲雄則順著話頭說:「領悟了,接下來就是開步走實踐止觀的修習,與持續的行於正道,我們一起努力!」而十幾週下來,從學員在課堂上點點滴滴的分享,我們或多或少都可以覺察到「增上善」的革變,正以進行式的模樣持續推展中…!

不過,《生命之囚》中最震撼我們的或許是以下的論說:

一次次的「生」,是一次次的苦。

徹底調伏「我慢」,是無上的快樂。

佛使比丘特別用有別一般認知的「法的語言」進行解釋:「『生』,指發生在內心的事情。是指『我慢』的生起。是從精神的母親—主要是指渴愛、無明與執取—所生的『精神之生。』而『我慢』asmināna,指以『我』、『我是』、『我所有』等錯誤觀念看世界。」當然, 怹也提醒我們「『生』是苦,只要能放下『生』,就能解脫苦。」亦即只要我們「時時刻刻小心,保持內心的覺醒、觀照,不要被『我』、『我是』、『我所有』的妄念所迷惑、干擾,如此就可以離苦了。」

 

在與課堂上的同修們對話時,哲雄曾說:從高雄北上,在新竹覺風書院推展課程,雖然身體有時候會覺得疲累,但是內心卻是愉悅幸福的!同時也不忘用法國哲人古月(Guyeau)所說:「若人們知行不一,則他所知並不完整。」來相互期勉:一起展開實踐之旅。因此,於閱讀後,課堂上的所有人都一起誦讀以迴向與祈願:

願我能夠理解與智慧之眼看自己。

願他能夠以理解與智慧之眼看自己。

願他們能夠以理解與智慧之眼看自己。

願我們不執著的生活並證得道智、果智及涅槃。

 

註:《生命之囚》佛使比丘/著  香光書鄉編譯組/譯  香光書鄉出版社 初版